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业余生活 (24篇) 展开   列表

最漂亮的衣裳

最漂亮的衣裳 文|飞鸿踏雪 大年初一早晨,穿好新衣新靴,到邻居家拜年,还没走够两家,就来了两个电话,爱人催着我回家,说有人拜年来了,要我回去看看,不想回去,但想到有些朋友,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就返回家了。 爱人见我回家了,终于如释重负,从沙发里站起来,说,我得出去转转了,说完,拔腿就走。 孩子们见我回来了,说,我们要去给大伯拜年了,也赶紧穿好衣服,准备出发。MM也赶紧积极响应,她知道,这大伯家可不是

阅读(2658) 评论(2) 2012-01-30 22:36

等待中盛开的玫瑰

等待中盛开的玫瑰 文|飞鸿踏雪   与朋友约好一同骑车到某驾校参加理论模拟考试。 行至桥头,朋友忽然说:“哎呀,我忘带身份证了!万一没有这个证件考不成试不就白跑了!不行!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回去取一趟!” 于是停车站在桥头等她! 每天都是晚上到河边散步,夜色、月光、灯光、水光把这一片天地辉映得扑朔迷离,总觉得脚步也有些虚幻,仿佛踩了云雾一般,有些轻飘!平时的日子,或坐车,或骑电动车,也往往是匆匆而过,很难停下脚步仔细打量这一条每天从自己身边轻轻流过的河。今天,只为等着一个人,我就不得不站在桥头,仔细观赏那片我几乎每晚都要走过的风景了! 因为昨天飘了小雨的缘故,今晨的风有些特别的凉意,再加上是站在水边,河水的那种清凉就自然弥散在空气里了!风吹拂着我的发,我的发乱了;风吹着我的衣袂,给人一种舞的渴望;风拂过水面,满河都是蓝色清亮的凌波,风从西边来,送来了一桥川流不息行人和车辆…....

阅读(2704) 评论(0) 2011-03-16 19:26

在水之湄

在水之湄 文|涧边幽草   霓虹灯闪烁着夏的喧嚣,汽笛声此起彼伏推动着夏的热浪,街道边矗立的巨大的电视屏幕上那一声声广告渲染着一份夏的热闹,路边相隔不远就有一架闪烁着木炭火的烤炉,烟熊火燎中空气里弥漫了羊肉和孜然的那种独特的夏夜的味道…… 那点水的诱惑让好多人从家里走出来,穿过一条条街道,来到灯火辉煌喷泉起伏人头攒动人声喧嚣的广场。孩子们迷恋那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一会想荡荡秋千,一会想坐坐摇椅…… 即使有水,但这点可怜的水早已被缤纷的灯光扰乱了,被芜杂的人声扰乱了,被鸣叫的汽笛扰乱了。 小城的夏就是这么喧嚣。就桥下的这么一汪水被喧嚣拥挤得几乎不见水光了。 家里的热气不让你安闲,各种各样的街声不让你安静,那灯在照彻了夏的夜空的时候,也把你的灵魂照了,让你浮躁了一天的灵魂竟然无处可逃! 本来很好的通向河滩的土路被一堆堆建筑垃圾给占领了,明明知道不远处就是优美的风景,可却要走过一

阅读(3072) 评论(2) 2010-07-09 21:29

在草尖上跳舞

在草尖上跳舞 文|涧边幽草 走在乡间小路,视野中的绿不是庄稼就是野草,当风从草尖掠过,忽然一个短语跳入脑海——在草尖上跳舞。 是啊,在草尖上跳舞,那该是怎样的舞步!——轻轻,悄悄;若飞,若旋;如梦,如歌…… 是谁的舞步如此轻盈?是风,当然是风!只有风,才能踮起若有似无的脚尖,踩着尖尖的草芒,舞出夏的黄昏的一阵清凉,把夕阳吹散在汤汤的河水的柔波,把哗哗哗地节律向东向北传送…….. 夕阳西沉,月在南天。 仿佛薄如蝉翼的裙裾旋转,又如满地如水的月华流泻。 不仅仅是风,那是月光的舞步。 月出皎兮,佼人僚兮。 当月的银光在河堤流泻,当水的音乐自然奏响,人心就像舞台,那也许今生永远不会与你相遇的美人,就在这时像梦一样会在你的舞台上挥洒着曼妙的舞姿。风正柔美,草正朦胧,你分明感觉到一种美丽在水湄的草尖婆娑起舞!一个水袖甩出就是

阅读(1599) 评论(0) 2010-06-28 09:34

眼泪如蒺藜

眼泪如蒺藜 文|涧边幽草 ——一个生命只要诞生了,快乐忧伤喜悦苦痛就会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   小狗旺旺躺在动物门诊的病床上,安静地输液。 我进去瞧它的时候,它挣扎着想站起来。 这一动,它又有了新的痛苦。跑针了。不得已,医生重新给它扎针。 看着它重新安静地躺下,我走到柜台前跟医生闲聊。 问医生,小狗还有救吗? 医生说,说不清,也许连今天晚上都过不了呢。 我不由得扭头去看那小狗,突然发现小狗的两只眼睛下边有两道深深的印迹。走近一看,竟是泪痕。——小狗居然哭了! 那两道泪痕像针,猛然扎在我心里,先是心头一紧,然后也一种无法言说的疼痛。 它是为病痛而哭? 它是因为主人来了而哭? 它是听懂了我与医生的对话而哭? ………. 反正它哭了,眼睛里流露出从来没有过的忧伤。 我不知道,动物在无助地时候也会这样脆弱。那眼神,那泪痕,搞得我心里隐隐地难受。 也许是连续洗

阅读(588) 评论(0) 2010-06-14 17:15

晒晒那点薄薄的幸福

晒晒那点薄薄的幸福 文|涧边幽草   昨天晚上上网,想登录博客,可是不能,连阅读都无法完成。说是内存太低,想改变一下,可不会操作。以为有了病毒,又是用瑞星杀毒,又是求助360卫士。360对电脑体检,100分,点了一下修复漏洞,发现有好多补丁,以为浏览器出了毛病,就下载了一个,可哪知这一改变连邮箱也登录不了了,一登录就跳转,说什么“页面闲置太久,请重新登录”。后悔下载了那个补丁,想再卸掉,却不知如何操作。一会儿点点我的电脑,一会试试“开始”菜单,一会儿点开浏览器属性,一会儿…….但怎么也无法成功。 当邮箱登录再次出现“页面闲置太久,请重新登录”这个页面时,发现页面有提示,说点一下“工具栏”找“Internet”,然后点“安全”,再点“默认级别”,“确认”即可。可我的“默认级别”乃灰色,点击无效。于是就翻来覆去实验…… 快9点了,爱人带回几个客人,出于礼貌,不得不陪在客厅闲话,可心还

阅读(455) 评论(1) 2010-04-27 20:26

钱是什么

钱是什么 文|涧边幽草   我和两个弟弟一辆车。爱人是司机。 姐姐妹妹母亲姐夫叔叔一辆车。妹夫是司机。 两个弟弟一路话很少。 我知道他们沉重的是什么。 大弟供两个孩子上学,虽然生活拮据,但作为长子长兄,他必须给下边的弟妹们作出表率。大弟媳为人豪爽,大伙在一起商量的时候,她说,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办法总比困难多。钱已准备好了。 小弟少言语,说钱也准备好了。 我想把所带的钱交给大弟,大弟说,等住了院再说。 看着大弟消瘦的身材,黑黑的面颊,真的很心疼。 想,大侄女去年上的大学,二侄女马上面临高考,如果考个本三,一万多块钱的学费,弟弟如何负担得起!本想打工挣钱,可母亲的病着实拖住了弟弟的双腿。本来因为新楼已负债累累,母亲的病又要给弟弟加重负担了。 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弟弟供两个孩子大学毕业!想,自己“被捐款”了多次,捐的那些钱都不知道给谁了。这是自己亲弟弟的孩子,自己怎

阅读(494) 评论(0) 2010-04-22 19:48

大风从心上吹过

大风从心上吹过 文|涧边幽草 最怕家里的座机响起。 家里的座机只有父母弟妹们知道,这个电话一响起,肯定是家里有事了。 上上星期四晚,接到弟弟的电话说母亲心里负担很重,脚和腿浮肿,让我找医生问问。医生说可能与母亲以前的心脏病有关。所以自己只给她拿了点药了事。 上个星期五市里来检查工作,下午六点,下班了,工作会议还没散。会间接到妹妹的电话,说母亲脸色不好,问我应该怎么办! 听着领导在会上重复强调着好多内容,心有点烦乱。 晚上跟姐姐弟弟们沟通,让他们带母亲来再检查。 夜里失眠,担心母亲的病。 那一夜的风可真大啊。 辗转反侧,听着风声呼啸而过。 “吱扭”大门好像开了。“哐,哐”,门肯定开了。 难道是晚上忘了插门? 插上门后,我又出去过两次,难道是那两次忘了插门? 到女儿的卧室往过道一望,大门果然洞开。 听到窗台有水滴答。 开灯,地下已是湿湿的一片。 糟糕,暖气

阅读(510) 评论(0) 2010-04-22 19:46

吉娃娃

吉娃娃 文|涧边幽草 为了对孩子们进行热爱家乡不忘家乡的传统教育,爱人带着一家人回老家赶庙会。 一进干哥家的大门,迎面跑来一只像只一只玩具狗一样的半尺长的小狗,小女儿立刻被它吸引住了。屋门也不进,节目也不看,小狗跑到哪儿,她就跑到哪儿。 干哥看到小女开心,也非常很高兴,给我们介绍说,这是一只吉娃娃,特别聪明,电视上会认字的狗多是吉娃娃,你只要训练,它可以掌握好多本领。还说,这是市里的一个什么老板喂着的,老板住在楼房上,怕邻居们讨嫌,就把它送到乡下来了。先是儿子在城里喂着,可儿子的丈人丈母也嫌在楼上不方便,不想喂了,就被儿子带回老家了。 干哥看着小女喜欢,就说,你们喜欢就带回去喂! 这一说,正中小女的心思。 看看将近中午,可还有好多本家的门都还没串,爱人催促我们。 小女儿依依不舍,爱人答应,转完了,到大伯家吃饭,这样还可以看到小狗。 每到一家,小女都缠着我们,说,不能歇

阅读(0) 评论(0) 2010-03-02 10:16

行驶在雪中

      行驶在雪中 文|涧边幽草 好大的雪!推开门,小院里已有了薄薄的积雪。天空中还在沸沸扬扬,墙头上,树枝上都积了薄薄的一层,给天地之间增加了一层耀眼的白光。 7点了,女儿还贪恋被窝的温暖,缩手缩脚不愿起床。如果能不上学,如果能不上班该有多好!这样的雪天,能躺在被窝里读会儿书也是一种享受呢! 时间催促着我们赶快行动起来。 秋雪毕竟不同于真正的冬雪。院子里半院是水,半院是雪。出院门的时候,望着台阶是薄薄的积雪,有些担忧:这天气,路滑不滑? 望望胡同,湿湿的。不敢再犹疑,推出电动车,望望天空的雪花,顾不上穿雨披,催促孩子上车。出了胡同,一拐弯,才发现那儿都是茫茫的白雪。 马路上到处是雪、泥、水,骑自行车和电动车的人都小心翼翼。再急也丝毫不敢加速,安全在什么时候也应该是第一位。 短短的路程今天走起来是那么漫长。拐弯,减速;上坡,怕滑,不敢加速。终于到了学校门

阅读(1029) 评论(5) 2009-11-10 13:57

妹妹迷上了种菜

妹妹迷上了种菜 文|涧边幽草 和女儿视频聊天,女儿给我发过一个号码,说,那是她三姨的,让我加她三姨为好友,这样,她三姨就不寂寞了。 和妹妹通电话,妹妹让我转告女儿,说,女儿也不打理她的农场,她QQ农场的菜都快被人偷光了。 女儿说,她三姨的农场经营得可好了,地种得特棒。 办公室的同事闲着没事了,就谈什么捉虫除草偷菜,看看打开的页面,常常就是农场。 看到大家热情这么高,我也禁不住跃跃欲试。 妹妹听说我有意添加QQ农场,在聊天的时候,告诉我怎么添加。 可是点了添加,系统提示今天申请的人已满。妹妹说,你要有耐心,连续申请几天就可以了。 单位的同事听说我要添加,都异常热情,手把手地教我操作,F和T,都恨不得替我添加。 功夫不负有心人。刚开始,还是申请的人已满,等T站在我身后的时候,又点了一下添加,居然成功了。T比我还兴奋,好像他站在我后边,这一切就是他的功劳。大伙一看我有了自

阅读(1223) 评论(3) 2009-11-08 18:02

从心的天空飘过的白云

从心的天空飘过的白云 ——丽江的云 文/涧边幽草 瓷化的云!白玉般的云!凝滞在青山之颠,点缀在碧空之边。不是花朵,不是丝带,大团大团的,像河面的浮冰,一路追随着我们的汽车,一路撩拨着我欲归的心。 虽然是正午,虽然车里的人们已睡意朦胧,但拉开窗帘,只要你看到这样的云,你的疲倦的心就像被玉龙山上的雪水洗涤过一样,一种清澈,一种灵透,滴到心的深处,又从心的深处荡漾开去。 几日的行程,在翡翠玉石里行走数遍,满目琳琅,珠光宝气,使眼界也像口味一样,变得叼馋起来,丽人美景,见美不奇,处异不怪。 但丽江的那几团天边白云,却着实打动了我倦倦的心。 我读着她们,像读着天然的纯白的玉石,我透过湛蓝的天空,用视线细心地雕琢她们,她们是那样的立体,每一团云的边缘近乎透明,她们好象凝固在空中一动不动,我用心抚摩着她们,觉着她们既是天使,又是天使的翅膀,既是观音,又是观音足下的祥云——美丽又吉祥,纯洁又

阅读(161) 评论(4) 2008-05-09 15:18

路灯下的散步

路灯下的散步 文/涧边幽草 街灯的橘红的光将空旷的马路渲染成一条温情的河流。 女儿踩着滑板车像驾着小舟超越着我长长的孤单的影子,给我的平淡和漫不经心增加了一种力量和速度的冲击,她如燕子般的敏捷,给这温情的河流带来一点春天的生气。 简短的问答像诗,在朦胧的光里不时酿出稚嫩温情的小芽,滋长了孤寂的藤蔓,顺着春节过后别离的心墙漫爬。 我用爱的手掌抚摩着小树一样的女儿的头,竟然产生出一点揠苗助长的渴望。 落叶像蝴蝶,收敛了季节的翅膀,只等着新绿在夜色和温暖中酝酿。 白天零星的雨点像春天的短信,三言两语,散布了“二月二龙抬头”的信息。 像长篇传奇小说一样的雪已融化在去年的梦里,却有一种牵连像脐带,看似剪断,却隐约在千里外的山高水长里。 孤寂时,将所有的思恋搓成“棉条”,等待一份属于自己的时间和空间,架起传统的“纺车”,再从“棉条”里抽出丝丝缕缕的思念。 马路像河,荡漾着橘红的温情

阅读(673) 评论(1) 2008-03-15 12:07

我需要多少笨鸡蛋

                                      我需要多少笨鸡蛋                             文/涧边幽草 女儿问我地球是怎么来的,人是怎么来的,蚂蚁是怎么来的,一个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我却理不出头绪,不知如何回答,不知从哪儿答起。 女儿仰着小脸,天真且得意地说:“妈妈,看来你还需要吃好多笨鸡蛋!” 弄得我,脑筋一转折,才摸着了她有这样说法的头脑。 女儿从小对鸡蛋不太感兴趣,而我却觉着鸡蛋既方便食用又富有营养。据说蛋黄对孩子大脑的发育有好处。尤其是农村的绿色食品——笨鸡蛋更成了城里人的新宠,其价格比一般鸡蛋要高得多。为了鼓励女儿吃鸡蛋,我总是告诫她,多吃鸡蛋才能聪明,并且强调说,这可是姥姥家的鸡下的蛋,吃上可聪明了。每当她回答不上问题,我都责怨:看,谁让你不吃鸡蛋!谁让你不多吃些笨鸡蛋。 一连被女儿的几个问题问倒,女儿追根溯

阅读(1082) 评论(8) 2007-11-08 16:46

数我幸福

我是保姆,负责穿着的寒暖;我是厨师,支配生活的咸淡;我是树上的巢,吸引着渴望的视线,我是期待的港湾,是出发和回归的岸! 我是家的中心,,我是思念的方向,我是一种情感永远的依托。黄昏,你们奔我而来;黎明,你们离我而去,我是你们生活中最温暖的角色,我是你们塑造出的一个可亲可近的形象。 我用情感,敲击键盘,记录下你们生活的点滴。即使不存盘,我也是你们日子最好的记忆。

阅读(699) 评论(3) 2007-10-18 19:49

爱的惯性

爱的惯性 文/涧边幽草 伞很大。 伞下是我的小女儿和我。 路上的行人因为秋雨的淅沥稀疏地点缀着湿漉漉的地面。路灯散发着昏黄的光,给有水渍的路面增加了班驳的光晕。偶有洋槐的叶子随雨飘落,分散了前视的目光,一仰头,雨水把天地迷蒙成一片,给寂寞的心境增加了点湿漉漉的感动。几片梧桐的叶子,爬在水洼里,把初秋的衰败做了深入浅出的演绎。两个穿雨披的骑车人成了宽阔的马路上一种最有动感的风景。店铺的门,因为雨水稀释了人流,早早的拉下了卷闸。闸门在路灯下泛着落寞的银光。 汽车也因这淅沥的雨水减少如往日的疾驰而过。 去的时候,女儿在左我在右。 回的时候,女儿在右我在左。 左手举伞,右手紧紧牵着女儿的手。 “妈妈,为什么你总让我在路边走?” “因为中间会有汽车经过。” “可这会儿没有汽车。” “可,万一一会儿有呢?” “妈妈,你为什么总想牵着我的手?” “怕你乱跑。” “可是我

阅读(913) 评论(5) 2007-09-27 15:08

随俗的快乐

随俗的快乐 文/涧边幽草   没有场地。宽不足两米,地势东高西低,北边是农舍,南边是田野,流水把村南的土路冲刷得坑坑洼洼,到处是碎石和瓦砾。高跟鞋踩在这样的路上,脚被硌得生痛。 没有观众。大人们各自忙着自己的事。临时的锅灶,散发着蒸汽的长长的茶炉,竹竿挑着几盏平时没有的灯,深巷里隐约半边红红的对联和一只喜气的灯笼,这一切象诗里特定的意象,不知不觉渲染着主人家迎亲的气氛。无人看管的孩子,随意地就着地形围成不规则圈子,在这里充当着好奇的观众。 没有动听的歌声。40多岁一位大姐用乡音很重的普通话依次报着节目的名称。扩音器里传出说不出名字且不能说是悦耳的歌声。 没有婀娜的舞姿。几个舞者最小的也30多岁,最大的也快50岁了吧。一会二人转,一会儿是父老乡亲。 没有美丽的音乐。几个男人,弹琴的带着田野劳作的疲惫;敲鼓的,带着地里的风尘;吹唢呐的,浑身还有庄稼的味道。但几种乐器的交响向着逐渐

阅读(828) 评论(3) 2007-09-22 18:33

小天鹅不努力有一天会堕落为野鸡

小天鹅不努力有一天会堕落为野鸡 生活真的很有戏剧性啊!就是戏剧也未必有那么对比强烈的巧合。 今天中午吃过午饭,插上门要睡午觉。忽然传来擂门声。 “谁呀?” “我,修洗衣机的!” 我心窃喜:我的洗衣机真的能修理了?修洗衣机的真的上门了? 可知道我的小天鹅洗衣机报修已经半年了,维修电话、投诉电话、厂家电话打了不计其数,可这个推那个,那个推这个,一直无人问津,就在昨天中午,我还往厂家发了邮件,内容如下: 您好!我是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一名小天鹅洗衣机用户!2004年5月16日从商业城家电部部买到1台型号为XQG50_811600B的滚筒式全自动洗衣机,2006年底出现故障,2007年1月28日报修,负责维修的人说是电机坏了,从报修至今此事无人问津,我往石家庄维修点打了无数的电话,往小天鹅呼叫中心打了无数的电话,可均无结果.我想问:如果厂家没有了电机,或无法维修,我的洗衣机是退货还是折旧

阅读(5726) 评论(46) 2007-06-21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