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旅游心情 (9篇) 展开   列表

珍藏一种清凉

                                珍藏一种清凉                           文|涧边幽草 去过好多风景名胜,但能留下点笔墨记忆的并不太多。仿佛越是名胜越不好入笔,就像小时候作文,题目大了,写出的文章往往空洞无物,而具体到某实物,写起来好像还有点话说。我这人,性格看似热闹,却其实最怕闹。一闹,心就张扬,一张扬,就像刚开锅打开了蒸笼,眼前一片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大概人一多就难免“闹”,一“闹”再美的景,也有点目不暇接,更别说思考了,山水再美,没有了那种属于自己的思考,哪里会有什么文章?所以不论走到哪里,我好像只为寻觅喧嚣中的一种清凉。只有心情碰到了那种令人心动的清凉,才会有一种难以忘却的纪念。                             佛的清凉 1991年,到过五台山。母亲给我带了好多香,想让我替她烧。那个时侯还年轻

阅读(629) 评论(0) 2009-10-09 09:24

捡来的风景

捡来的风景 文|涧边幽草 下午5点半以后接上小女,闲着没事,我们就向着小城的南边出发。路边的田里到处是向日葵的金黄的花朵,孩子们为这整齐而美好的景象欢呼。车行10多分钟后向东拐,进入一个小村。有山门,曰:光禄山寨。 小村的道路南侧流淌着清凉的渠水。一路行来不断看见有村妇在大树下的渠水边洗衣服,有时还会看到几个光着屁股的小孩沿着小渠淌水玩。孩子们看到水,兴奋异常,小女嚷着说,也想下车淌淌水。爱人拒绝。 车上坡,转弯。路掩映在丛林中。我担心盲目前行,无路可走,无处停车,连弯也拐不了。爱人说,居然路能修上来,就肯定能有停车转弯的地方。我们就沿着脚下的路只管前行。坡上到陡处,果然没有水泥路了,却有了一方开阔的天地,正好作停车场。 场地的东边正好是一个山口,靠着山坡右边是一道人工台阶。我们拾级而上。向西回首,整个山川尽收眼底。光辉灿烂的落日,层层叠叠的山峦,明灭可见的小河河,曲曲折折的公路

阅读(69) 评论(1) 2009-07-21 20:57

抚摸果实的感觉

抚摸果实的感觉 文|涧边幽草 车在山路上颠簸,两个孩子像欲回树林的小鸟一样兴奋,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扑入视野的一草一木,像快速播放的镜头,从眼前一晃而过。一块块麦田绿色中泛着微黄,向人们预告着收获的消息。 峰回路转,在枣树林的掩映中,采摘园到了。树上挂着的黄色的果实很是诱人。 一下车,两个孩子就跑下满是野草的小径,雀跃着到了杏树下。 树不高不大,树干大约一米左右。孩子们站在树下,手可以抚摸着黄色的果实。不大的树冠上,大多数杏子开始黄了,黄中带着红色的小斑点。手摸上去果实还是硬硬的。 孩子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摘,一边摘一边吃。嘴里喊着有点酸。尝了几个,就是有点酸,有点硬,牙根都有点痒了。 果农说,今年杏花刚盛开两天,天就变冷了。山坡下,小河里的水都结了那么厚的冰,花都冻掉了,所以好多树上没有挂上果。想摘果,最好还是到北边的山坡上,那里向阳,收成还好一点。 果农带我们上坡。

阅读(117) 评论(0) 2009-06-01 11:06

万寿寺(清明散记三)

万寿寺(清明散记三) 文|涧边幽草 万寿寺的门外有两块天然的石头,西边的一块像一只巨大的乌龟,驮着好几个小乌龟;东边的那块石头还看不出形状。 拾级而上,进入院门,有好几个人在吃饭。 女儿跑到吃饭的房前看鸡,忽然愉快地呐喊:“妈妈,我看到鸡窝里有个鸡蛋。” 乐得我和爱人不行。 我们正想进入正殿,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出来阻拦,说让我们买票。 爱人说以前来过好几次都没买过票,这次怎么居然收钱了? 农民模样的人说,以前不是节假日,这不是清明节了,所以要收费。 我们本来想随便逛些山水,一说收费,觉着有点不太舒服。 问怎么收费。 回答一人五元,小孩不收费。不过你们是夫妻,就收一个人的钱。 就五元钱的门票,我们很愉快地掏了。 进入第二个大殿,居然殿里有只鸡正在啄食! 真有意思,到那儿也没见到佛教圣地里还有鸡!鸡居然可以与佛同在! 走过一道桥,就看见了阴阳柏。 农民模样的人

阅读(104) 评论(3) 2009-04-07 11:10

一个村庄的花朵(清明散记二)

一个村庄的花朵(清明散记二) 文|涧边幽草   听说林山有个万寿寺,那儿有一对阴阳柏。就到那儿看看吧。 先到古中山国陵园。 走上有苍松翠柏的一段路。路不长,很快驶入陵园。 只灰白色的大理石大门,就有一种肃穆的气氛。 今天已过了清明。没碰见上坟扫墓的人。只是偶有几个坟墓上醒目地点缀着花圈花束和供品,说明后人还记着这些地下的长眠者。 墓区分东西两块。东边是黑色大理石,墓碑有半米高,墓地都不太大,但很精致。墓碑上的字多是金色和红色。西边是白色大理石,墓碑一米多高,因为全是白色,掩映在苍翠的松柏间,很肃穆。 女儿跑在黑色的墓群里很兴奋。她老想去拿坟墓上的鲜花。我喝斥她。 这样肃穆的所在,不宜久留。怕我们的吵闹,惊扰了地下安眠的人们,赶紧离开。 女儿问:“这是埋死人的地方吗?“ 我回答:“是。” “这个地方很不错啊,很漂亮,将来你和爸爸死了,我就把你们埋在这里。” 没

阅读(155) 评论(1) 2009-04-07 11:03

钓胜于鱼(清明散记一)

钓胜于鱼(清明散记一) 文|涧边幽草 清明了,既然放假了,就不能辜负了这个假期。 到那儿去呢? 今年的春天,总觉得有些姗姗来迟。 前几天,只能看见春天的先驱柳树挥舞着绿色的旗帜,出现在小城的路旁,小河的岸边和遥远田野的某一个地方,灰蒙蒙的天幕下,这点绿色的点缀告诉我们春天真的来了。 想出去,田野除了那几棵柳树,一切也就还是那样,跟冬天差不了多少。可老呆在家里,就会觉得这个假期就虚度了。   到河滩里去吧,看看滹沱河。 整个河滩被挖沙人弄得到处是坑坑洼洼,河水在坑洼里停泊着,使整个河滩被一个个小小的湖泊点缀,失去了往日河水汤汤的气势。想听河水流过鹅卵石的哗哗声,但除了正午的太阳很温暖地照在小湖泊上,什么声音也没有。 女儿在岸边找石头往水里扔,听着石头‘咚“的掉进水里的声音判断,这小湖泊的水很深,有些担心,万一小女不小心随石头掉进水里可就糟糕了,这样一想,就没有了看水的

阅读(84) 评论(0) 2009-04-07 11:01

山的那边

山的那边 文|涧边幽草 心情很郁闷。今年冬天无雪,一切好像不正常。 正月十五雪打灯。今年的正月十五,不但无雪,天气还出奇地暖和,羊绒大衣在身上快穿不住了。这大概是正月里最暖和的一天。 不想被那些污秽的记忆堵塞了日子,于是我决定带孩子们走出去。 十五是三姐家的庙会日,让孩子们到那小山村享受一下传统文化。 一进村,就听到了咚咚嚓的锣鼓声。说是弟弟的武会和姐姐姐夫的文会下街了。 大女儿说要看大舅耍武术,小女儿积极响应。我和爱人到三姐家聊天。街上的彩旗和灯笼把节日气氛渲染得很浓,赶庙会的人们不时把街道阻塞。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也差不了多少。弟弟、姐姐、姐夫都是庙会的主力军,他们都有传统的“绝活”。 小女回来说大舅被拿大刀的打败了,他把红缨枪枪都丢在了地上。 姐姐是伴唱,歌声虽不怎么动听但声音很响亮。 姐夫最拿手的功夫是吹喇叭,身子一起一伏,屁股一撅一撅,得意处他吹

阅读(69) 评论(3) 2009-02-16 16:33

带回一只华山的蝴蝶

是庄周梦中的蝴蝶?或者她是梁山伯祝英台灵魂所化的蝴蝶?她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她为什么单单选择我白色的衣衫作为栖身之地?为什么众多的游者她单单钟情于我,毫不犹豫地直奔我而来?我只是华山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游客,一个偶然的机会来这儿略作观赏,一旦回到我的圈子,我也许终身不能复来,而这短暂的停留将成为我今生一个美丽的梦,在孤单寂寞时,它可以作为两行美丽的诗,供我咀嚼回味。美丽的蝴蝶,你知道落在我的指间,对你将意味着什么吗?

阅读(566) 评论(0) 2007-04-07 15:35

俗与雅在滕王阁的碰撞

送女儿到南昌,割舍不下的不仅仅是未离开过家的女儿,还有我读高中时就埋下深深倾慕的滕王阁。逗留一天,更重要的是想圆那个诗意的梦:登临滕王阁,亲眼一望“落霞与孤鹜齐下,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美景。 一下出租,迎面伸过几只破碗,“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不大的讨要声,象北方一出门就碰到了一阵沙尘,把我一路酝酿起来的庄严肃穆崇敬诗意的高雅的情绪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微尘,多少有点不太舒畅。

阅读(526) 评论(0) 2007-04-03 2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