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文章归档

<<   2018年   >>

01月 02月 03月 04月
05月 06月 07月 08月
09月 10月 11月 12月

杂文闲谈 (45篇) 展开   列表

向日葵也有“出轨”时

向日葵也有“出轨”时 文|涧边幽草   昨天下乡,中午乘车穿行在乡村大道上。 一路是发黄的麦子和金黄的向日葵。 没有林立的高楼和已成定势的行道树,顿觉眼前一阵开阔。 麦子的黄在阳光下有一种成熟的干枯,向日葵的黄却有一种诱人鲜嫩,在寂寞的中午更加夺目。 阳光在偏南的天空熠熠发光,有些晃眼,无私地照耀着田野的一切。 看到向日葵,自然就想到“葵花朵朵向太阳!”仔细观察,大多数向日葵是“向日”的,但也有好多不是,好多甚至是背向太阳的。 有同事说:“向日葵对太阳也并不忠诚了,这次第连忠诚的向日葵也开始‘出轨’了!” 心里就琢磨:向日葵,顾名思义,当然应该是向日的。自己从小也认为,向日葵,就是跟着太阳转的一种花,可为什么有的花向日,有的花不向日呢? 就连

阅读(1294) 评论(1) 2010-06-19 10:12

爱书如爱人民币

爱书如爱人民币     文|涧边幽草     到单位,刚在电脑前坐稳,正打算写点什么,领导吩咐:快期中考试了,不用下乡了,趁这段时间不忙,赶快把各学校发在邮箱里的备课内容处理一下。想到自己的破电脑,任何信件都下载不了,一阵恼火!这火一烧起来,一路的诗情画意荡然无存。“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可自己身无“利器”,当然谈不上“善其事”了!有任务在身,即使无法完成,心里也不干不净,那还有什么兴致玩味文字!     目光扫过办公桌,订书单卷放在桌上,又有订书的任务了。为了给单位省钱,初中的教材,除我们这里使用的版本,其他的版本一律不再订了,就凑合用去年的吧;高中教材,今年我省刚实行新课改,为了对新课改有一个全面的了解,书一定要订全了。必修教材应该订第5本了,其他的语文选修课程共15本: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外国小说欣赏、新闻阅读与实践、中国古代文化经典研读、外国诗歌散文欣赏、中国小说欣赏、

阅读(0) 评论(2) 2010-04-23 21:10

文学·位置·方向

文学·位置·方向 文|涧边幽草 在落木的博客里读到一篇文章,题目是《文学是为什么人的》。看到题目的刹那就想起了鲁迅的《文学与出汗》中的几句话:“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不知道倘要做长留世上的文字,要充长留世上的文学家,是描写香汗好呢,还是描写臭汗好?这问题倘不先行解决,则在将来文学史上的位置,委实是“岌岌乎殆哉”。 把这句话写给落木作评论,落木回复到: 什么“香汗”“臭汗”?什么“岌岌乎殆哉”?我认为香汗臭汗都要写,我认为现在人人平等,都是出的香汗。问题是这问题解决了,将来的文学史上也没我的位置。象你说的,“这只是游戏的文字”。我连“岌岌乎”的机会都没有。 读着这些文字,仿佛看到了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当读到“问题是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将来文学史上也没有我的位置”我笑了,再读,再笑,再笑,再读!真的啊,我们算什么!位置的事是我们考虑的吗?想了想

阅读(0) 评论(2) 2010-03-18 20:15

雪花飞舞的三八妇女节

雪花飞舞的三八妇女节 文|涧边幽草 这天气,怎么了!早晨就开始飘雪花,中午更大了。回家途中,几次差点滑倒。午休,躺在床上,一边听百家讲坛李立新讲齐白石,一边打量着窗外的天空,那雪花沸沸扬扬,惹得人的思绪有些扑朔迷离;伸在天空的玉树琼枝让人惊叹一种肃穆的美丽。院里的几个灯笼上已落下半尺厚的雪,脑海里自然生出一个词语:红灯素裹;目光丈量出房顶的雪高,总让人想到去年农历9月的那场大雪。今年冬天的怎么了,竟然讲究起了首尾呼应!这个冬天,难道要以雪为幕起,又以雪而谢幕?(虽然知道是春天了,可我总觉得还没在冬天里走出呢!) 送孩子上学,马路上空的雪花也是纷乱无比,有一种铺天盖地的气势。它们纷纷乱撞,撞在正行驶的溅满泥浆的汽车上,撞在把积雪踩成泥水的成群结队徒步上学的学生身上,撞在路边的顶着积雪的墙头上,撞在颤颤悠悠不时落下雪团的行道树上;它们还撞在我的电动车上,撞在我的羽绒大衣上,我的整个胸

阅读(0) 评论(3) 2010-03-08 19:43

诗·音乐·健身·打工

诗·音乐·健身·打工 文|涧边幽草 送走客人,就10点多了。 是睡觉的时间了。 躺在床上看电视。 遥控来遥控去,最后选定一个节目江苏台的“非诚勿扰”。 出来一个征婚男子,24个女人根据第一印象按键选择,剩14个。接下来是男子条件的展示,男人说他喜欢诗歌,主持人让他现场作诗,他开始朗诵,诗记不住,印象里好像还不错。可能因为紧张,思维有些不畅,磕磕绊绊,一首诗终于朗诵完了。14个女人再按键,全部放弃。“诗人”终于因为自己的诗歌,大获全败。 没有气质的诗人也是一种悲哀。“诗”这种生活的作料,操作不当,就会变成醋,有股酸溜溜的味道。有些时候,我们说,某些诗酸掉牙了,大概就是这种感受。自己虽然喜欢诗,但看看诗人的表现,真的不敢恭维。男人征婚,因为诗歌而失败,这真是生活对诗人的莫大讽刺。“诗”是一种高级的精神食粮,可它真的当不了饭吃。等我们吃饱喝足的时候,大概才有心思消受“杨柳岸晓风

阅读(0) 评论(0) 2010-03-02 10:13

何人扫我门前雪

何人扫我门前雪 文|涧边幽草 昨天晚饭后跟妹妹聊天,妹妹告诉我,妹夫又进城了。 我不知道这两口子怎么了,雪这么大,人们都是急着往回走,她们老往外跑什么! 我责怨妹妹,担心你们不能平安回家,可好容易平安回家了,不知道又跑出来做什么! 妹妹说,妹夫到城里拉学生,某私立学校放假了,孩子们要回家! 我继续责怨,回家怎么了!我下午放学接孩子,推着个破自行车都寸步难行,汽车没法走,学生们都是步行,雪那么厚,雪下是被碾实的冰层,徒步都难行,何况要走那么远的路!你们怎么那么傻,这天气出来接什么人! 妹妹说,都是弄车的,人家张出了嘴,谁没有个难事儿,人家孩子上学,别的孩子都走了,人家的孩子还小,回不了家,大人多着急啊,人家有了困难,怎好意思不管?乡里乡亲的,谁不帮谁的忙! 我责怨说,是啊,你不好意思不管,可车万一出了问题,责任全在司机!都是弄车的,他们为什么不自己开车去接? 妹妹辩解说

阅读(0) 评论(1) 2009-11-11 11:54

甲型H1N1流感离我们有多远

甲型H1N1流感离我们有多远 文|涧边幽草 甲型H1N1流感离我们真的不远。 上星期五接到短信,市里某学校有了病例,原定于9月份的市里的各项活动取消了。孩子的学校让给孩子准备体温表和口罩。星期日,把一切准备好,但等孩子上学。一买下口罩,女儿就要捂在嘴上,说怕别人传染了她。看满大街就她带着刺眼的白口罩,我劝她摘掉,说弄脏了,星期一就不是新的了,说不定老师会训,这样女儿才不坚持带口罩了。 回到家,她把口罩捂在嘴上,在镜子前来回晃,觉得戴上这玩艺真好玩! 星期一上学,又把口罩捂在了嘴上。我说,学校别人不戴,你就不要戴,老师说让戴你就戴。那天天气很热,嘴上捂着口罩实在不太好受。 放学,从校园泄出的人流里,寥寥的几个戴口罩的学生之中就有一个是女儿。 “你为什么戴口罩?你们班带口罩的多吗?” “不多,就我一个。” “为什么就你戴口罩别人不戴?” “我的同桌孙悦发烧,我怕她传染上

阅读(17) 评论(0) 2009-09-17 17:47

手的味道

手的味道 文|涧边幽草 前邻两口子在小区门口开了一家腌肉面馆子。我们一家子前去品尝。两个孩子都说好吃。我想,是比机器压的面好吃。面是手擀面,肉是腌肉,卤用了一些杂菜。两口子是上半县的,上半县的腌肉很出名,再说,现在卖的面条多是机制面,手擀面也就成了特色。小区的很多人都说,邻居的腌肉面是货真价实的腌肉面。 手擀面吃起来比机制面有劲,主要是和面的时候加了盐和碱的缘故。喜欢手擀面那种因搁了碱之后微微泛黄的色调,机制面太白了,好像缺少血色;喜欢手擀面因搁了盐之后那种柔韧的劲道,机制面太酥脆了,好像缺少一种内力;喜欢手擀面那因手擀手切呈现出来的不规则的形状,机制面太整齐划一了,缺少了手擀的那种原始的形态。手擀面机制面都是面,不同的是手擀面里有一种独特的手的亲和的味道。 喜欢手的这种独特的味道。 端午节,母亲强着妹妹给我送粽子,说妹妹如果不天亮以前把粽子送到,她就亲自坐班车来。按我们这里

阅读(709) 评论(1) 2009-08-11 16:18

文字的疼痛

文字的疼痛 文|涧边幽草 文字是有疼痛感的。 《红楼梦》黛玉临终的“宝玉,宝玉,你好……”一个“好”字,不管“好”后是什么,一个省略号让多少人落泪心疼!言有尽,而意难穷! 《祝福》的祥林嫂在别人家祝福过年的时候,怀揣着恐惧,想弄清一个问题:人死了到底有没有灵魂。一个弱小的生灵,死的时候,还受着恐惧的折磨,这真让人心疼! 杜甫“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万里,地之远也;悲秋,时之惨凄也;作客,羁旅也;常作客,久旅也;百年,暮齿也;多病,衰疾也;台,高迥处也;独登台,无亲朋也……”十四字可谓字字血,声声泪,心怎能不疼? 李清照“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满地黄花堆积”“独守小窗”那点点滴滴的雨,不是雨水,而是泪水,不是滴在梧桐上,而是滴在心坎上。心有些疼,嘴里喊不出,只有把

阅读(698) 评论(0) 2009-07-09 16:37

默守自己的精神家园

默守自己的精神家园 文|涧边幽草 现代社会,人很浮躁。穿过闹市能挤出个自己很不容易。 人来人往的人流,忙上忙下的网络,五光十色的杂志,光怪陆离的服饰,日新月异的广告……色彩纷呈的世界,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在这样丰富的物质世界里,人能再拥有自己的精神的一方乐土,静静啜饮自己用文字浸泡出来的茶水,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味道,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有幸体会和品尝。 不仅仅是文字,人贵在有自己的精神家园。 我所住的院里有钓鱼一族。这些人上一天班已经够累了,但一下班,这几个人前呼后应,摩拳擦掌,摩托车后带好渔具和板凳,满脸兴奋地依次出发。骑在车上,他们脸上的兴奋和喜悦不是每个人都能读懂。钓胜于鱼,能静坐水边,有一份自己的期待,那是钓鱼人的快乐。 邻居老康,前几年还没有做奶奶的时候,闲来无事,整天找废纸箱做手工盒子,她整天留心收集各种色彩的纸箱,然后把它们巧妙搭配,经她的手再制作的盒子,很有

阅读(135) 评论(2) 2009-06-21 06:32

我读书,我收获,我思考,我快乐_

我读书,我收获,我思考,我快乐_ ——开卷之益 文|涧边幽草 ★倘若别人想看你的笑话,你就一定要努力活得更好。人生的好与不好,其实可以是自己一个人的事。《大船覆了黎明的清水》 ————————————努力活得更好,不管遇到什么事。要知道,属于自己的人生就只能有一次。 ★那一刻,我的心便柔软起来,好像触到了一生最柔软的时光。《雪寒心暖》 ————————————人的一生都有自己最柔软的时光。只是,拥有这样时光的长短不一样。浸泡在柔软的时光过长,触觉就不灵敏了。偶尔享有,也许会万分珍惜。 ★就是这样一个在文字里光芒四射的人(张爱玲),彻底被世俗生活击倒,连翻身的机会也找不着,活得尚且不如一个平庸的妇人。 人一生都是被命运推着走的。 把内心塑造成一棵树,到了人生的秋天,卸下所有的美荫,徒留光秃秃的苍天,天蓝得让人想自杀。 一个女孩说:女人做了母亲,就再也写不出伟大的作品。也许

阅读(112) 评论(0) 2009-06-03 19:11

是什么蒙蔽了你的眼睛

是什么蒙蔽了你的眼睛 文|涧边幽草 邻居老康家门前有一块空地,这空地其实就是老康家的菜地。有了这块菜地,老康家一年四季几乎不用买菜。 跟老康站在菜地边闲聊。 “这块菜地能盖一幢楼房呢,你可以盖成东房。” “听说咱们这里搞开发,谁知道什么时间开发。” 老康家有一座平房院,再加上门前的空地,如果真被开发商开发,我觉得她可以得到三套房子的赔偿。她大概是希望开发的一族。 对于开发,我坚决持否定态度。我现在的平房院都住不清,要那么多房子干什么呢?也许房子可以换到钱。但几十岁的人了,生活方式基本固定,有了钱,改变的也不过是存折上的数字,自己的生活也不会有多大的变化。以牺牲自己的广阔的空间和生活的舒适为代价,换取存折上数字的变化,我真心不愿意。 于是我问老康:“如果有人给你三十万块钱,要在你的家的房顶再盖六层楼,你愿意吗?” 老康很干脆得说:“不愿意!” “可是开发商给你两套房子要在

阅读(662) 评论(1) 2009-04-27 15:50

埋怨是自然界的一种声音

埋怨是自然界的一种声音 文|涧边幽草    读小故事《因为无知所以埋怨》:  我经常埋怨风,埋怨雨,而且理由充分。虽然这不过是很平常的风很平常的雨,但因为它们给自己的出行带来了不便,甚至在我眼前制造出某种可怕氛围,我责怨起来总是底气十足、振振有辞。  但有一个雨天,我见到一位气象学家,他对我只因为雨天给我带来小小的不便就如此愤懑很不理解。  他问我:“你有没有见过台风?”我摇头。摧枯拉朽的台风,我并没有亲历过。“每个人都在诅咒台风给人类带来的破坏。可是,如果没有台风,你知道这个世界会怎样吗?”我还是摇头。“那好,我告诉你。”气象学家说。如果没有台风,全世界的水荒会更严重。台风可以为人类提供大量的淡水资源,如果没有台风,地球上的冷热会更不均衡。日照最多的赤道地区全靠台风来驱散热量,否则,热带会更热,寒带会更冷,而温带将不存在……  因为无知,因为短视,我只知道风会吹乱我的头发,只知道

阅读(102) 评论(0) 2009-03-30 19:00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文|涧边幽草 一口气读完了爱人高中时的班主任宋老师创作的长篇小说《县城》。真想为宋老师和他的小说写点什么,但不知从何入手。 随便翻着一本《小说选刊》,读了贾平凹的一篇文章《精神贯注——致友人信》后,更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精神贯注”,这几个字挂在贾平凹的书房里,意思是:时间和身体不可浪费,作文每有制述,必贯之于神。他说:我所说的精神贯注,是再不写一些应景的东西,再不写一些玩文字的东西,年轻时好奇,见什么都想写,作文有游戏的快乐,现在要写,得从生活中真正有了深刻体会才写,写人写事形而下的要写得准写得实,又得有形而上的升腾,如古人所说,火之熖,珠玉之宝气。 这句话使我想到宋老师赠给我们的一本诗集。那是十几年前。那时他还年轻,爱好文学的年轻人,哪一个不是从诗开始的呢?像贾平凹老师所说的,作文有游戏的快乐。但文字并不是那么好玩,好多人都在玩诗歌,但玩得转的有几人呢?舒

阅读(228) 评论(2) 2009-03-25 08:28

点燃幸福之花

点燃幸福之花 文/涧边幽草 昨天是正月十六。早9点母亲说要点灯花。为了图个吉利,我让母亲把捻好的红绿纸灯花给我剩些,我晚上带回家往自己家里也点一点。 点灯花是我们这里的春节习俗。所谓灯花,就是把红黄蓝绿各色彩纸用剪刀铰成纸穗子,捻成花形,拌了香油,用筷子夹了在自己的庭院的各处点燃,这样可以送走污秽,迎来幸福。 呼唤小女儿来帮忙。我手持蜡烛,女儿给我端着盛灯花的盘子。自东向西开始点燃。 最东边是我的卧室。我希望我和爱人相亲相爱,白头偕老。绿色的花象征青春和年轻,黄色的花是收获和成熟的标志,我用筷子拈起绿色和黄色的纸花点燃,我祈愿我人生的这两种花常开不败。 东边的北边是我的电脑室。我的电脑为我已工作好几年了。在这新的一年里,我祈愿我的电脑工作正常,我祈愿在新的一年里我能在电脑室里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 到了餐厅。餐桌上今年正月人们在喝酒的时候曾给我打碎了两个酒杯,虽然说“碎碎平

阅读(63) 评论(1) 2009-02-12 10:24

如果你改变了,我能接受吗

如果你改变了,我能接受吗 文/涧边幽草 想和爱人通一会话。 拨通熟的不能再熟的号码,在熟悉的旋律中期待。 “喂……” 怎么手机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像捏着鼻子的女人的声音。 我问:“你是谁啊?你怎么拿着**的手机?” 对方回答:“我就是**,你怎么了?” 怎么可能!或许是我拨错了号,或许是朋友或同事开玩笑。我赶紧挂掉,重拨。 依然是捏着鼻子的女人声。 快挂。 爱人用的是双卡手机,我就拨通了另一个号码。 怎么接电话的依旧是女声。那阴阳怪气的声音让人有些恶心。 糟糕!是不是爱人的电话丢了,被别人捡了,或被别人偷了,对方恶作剧。 于是我拨通爱人办公室的电话。 这次声音正常了。 我问:“谁用着你的手机?怎么老是一个捏着鼻子的女人的声音?” 爱人说:“我自己用着我的手机。我也不知道怎么会事,我的手机坏了,我刚买了一个新手机,它的功能我还不熟悉呢,我检查一下怎么

阅读(136) 评论(1) 2008-12-16 10:05

遥远的爱恋

遥远的爱恋 文/涧边幽草     序 读书,满不经心,却被一句朴实无华的语言绊住,眼泪婆娑: “如果她还留在人间的话,恐怕也将近古稀之年了,而今我已垂垂老矣。世界上还能想到她的人恐怕不会太多。等到我不能想到她的时候,世界上能想到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了。” 文中的“她”是国学大师季羡林年轻时在德国遇到的一位爱人。季老在80高龄时写下了长篇回忆录《留德十年》,首次披露了50年前在德国留学时的一段异国之恋。在很长的光阴里,那段恋情鲜为人知。有人被感动了,专程到哥廷根遍寻季老曾经的恋人——伊姆加德,最后终于找到了,但是结果出人意料:伊姆加德,终身未嫁。   伊姆加德给季老寄来了她80岁的照片,桌上仍摆放着当年为季老打字用的打字机。接到照片时,季老已是九秩老翁,然他当时已经为人夫,为人父。尽管那是一桩没有爱情的包办婚姻。痛定思痛,最终离别。而她终身未婚,孤独终老.     真想写一段文字

阅读(191) 评论(1) 2008-09-11 19:35

心的湿度

心的湿度 文/涧边幽草   所有的心都禁不住水的诱惑。 即使雨后几洼并不纯净的水,有一片落叶飘在上面,心情也会湿润起来,泛起一丝久违的惆怅。 喜欢听山间水流的声音,像民间小调,没有伴奏,却给人一种特别纯粹的心境。溪流在山石上跌出的浪花,比山花还使人心醉。那种无色之色,把纯净之美演绎到极至。 心有时候像沙漠,茫茫然。突然的一个小小的水洼,能使缺乏感动的心感受到了一点湿度。那种湿润的感觉,像滴了眼药水“润洁”,一丝清凉从干涩中渐散开去。 喜欢听檐水的淅沥,喜欢雨水溅起无限心事,喜欢路灯在汽车飞驰的马路上的水洼里摇晃着班驳的灯影。 喜欢马路上少了行人让雨水尽情漫流。喜欢听田野里密织着雨声烟雨使天地一片蒙胧。 冰层下听流水潺潺,溪水边看小鸟戏水。露珠如诗歌,白霜如散文。雪野是一本需要慢慢品味的小说。雪后树挂像精心提炼的名言警句。湿润的日子总有一种情愫潜滋暗长。   柴米油烟酱

阅读(810) 评论(4) 2008-08-21 17:03

我的小鸟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我的小鸟真的一去不复返了 文/涧边幽草 清晨,清扫院落。 扫至台阶下,躯体自然曲伸。 随意的目光掠过鸟笼。小鸟横卧在笼底一侧的黄色躯体阻停了我游离的视线。 怎么横卧在了笼底?就是夜里睡眠她都是抓住笼中的横干,把头低在羽下,她从来不会在笼底休息,更不会人一样躺在笼底。她死了吗?我的最后的一只小鸟死了吗?白鸟的母亲死了吗?——心咯噔一下。 “黄鸟死了!黄鸟死了!” 我失声惊呼。 大女儿走出客厅探视,之后是同我一样的惊呼。 深眠不觉晓的小女,不知什么时候爬上卧室的窗台,侧着光身蒙胧着一双充满睡意的眼,努力探视。她想看到黄鸟的尸体,证实一下我们呼出的消息。 我的最后的一只鹦鹉真的死了。在她女儿死后的四五天后。(我真的不知道那只白鸟死亡的具体时间,因为生活的忙碌与杂乱,多少天来,我忽视了她们的存在。我所谓的白鸟之死,指的是发现她尸体的时间。) 心里顿时涌上一层悲哀。 这不

阅读(211) 评论(1) 2008-08-18 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