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季节的花自然会枯萎

季节的花自然会枯萎

季节的花自然会枯萎。有些花和叶的枯萎似乎不被我们看到,可我们能感觉到,却无力回天,只是无奈长叹.用对待四季的态度对待人生,一切只不过是一种自然的美丽,我们的心也美丽而自然.

心灵像花也像树,风雨中凋谢的花瓣再也无法飞上枝头;被季节的风霜袭击过的痕迹,像树上生长出的年轮,永远无法磨灭。有些记忆你想忘却是不可能的,像额上的皱纹,只能被时间的流水冲洗得愈来愈深。这些无法忘记的东西逐渐积累,也许就构成了你人生的阅历。

阅历会使你的人生在丰富中逐渐衰老。所以我们不要鄙视也不要羡慕年轻,只要曾经拥有我们就不必感叹。说是这样说,可我们往往对那些曾经拥有而无法挽留的东西感慨万千。

某种情感就像春天的一棵树,它注定要在那个季节开出一树艳丽的花朵。提前或推后都是一种非常的状态。正常也罢,非常也罢,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故事,或平淡,或精彩,或离奇,只要曾经真实地感受过,拥有了人间一份真实神圣美好的情感,我们就无怨无悔。不该开花的树有一天忽然开花了,其实好多情况下那是季节的错误。

再美的故事也要有个结局,没有只开不谢的花朵。就像万年青,其实针对树上每一片叶子,都会有凋谢的过程。只是它的那种整体的青色的更替,给人一种只老不衰的错觉,于是乎,我们常常对这样的精神肃然起敬。

想扫起满地的槐树的白色落蕊,却不能洒脱,总萦绕着黛玉那种小女子的伤感,想对岁月说点什么,却是欲说还休,天不凉,正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季节。槐花的香味在季节的风里弥漫隐约。阳光下满地的白色,总像是在祭奠着什么。

从万年青的树窠里也扫出了几堆黄色的干枯的叶子,却没有伤心,只有感叹。扫过的每一片都像一本故事的散页,能读到风霜,嗅出岁月的味道。好久没雨了,心也像这堆积的枯叶,不仅失去了色彩,也消失了那种湿漉漉心境,寻不到那种很诗意的感觉。

捧起落蕊,像为小女子擦起几滴娇媚的眼泪。

撮起一箕黄叶,像翻阅了一个男人的传奇故事。

谁的眼泪再飞?

一夜无雨,谁的额上又深刻了一道人生的纹路?

我清除了我的小院里岁月留下的尘土、落蕊、落叶,但阳光的痕迹我无法消除。雪白光洁的瓷砖,在岁月里居然也绽出细小的纹路,那是它的皱纹吗?我抚摸着它,依稀记得刚搬来时它纯洁光滑明亮的模样。

岁月里不老的是什么?大门上的对联像过期的新娘,不见了那红艳艳的色彩,仅仅几个月,它红黄斑驳,一下子就从新娘过渡成了黄脸婆。斑驳的色彩,变脆的纸页,破碎地在阳光和风里或略作翻飞,或静止不动;漆黑的字迹也像青春的黑发被阳光煎烈成了灰白的颜色。从字迹看,它像一位变老的哲人,即使满腹哲理,但在时间面前也是如此无奈!

只是去年过度劳累的葡萄树,曾在一场大雨中把竹竿搭成的葡萄架一下子压垮了,枝叶覆盖了我的院落,也阻挡了我的出入。后来找了七八个人,用了两根粗粗的长长的铁管穿在架下,好容易才把整个架吊起来。只是可惜了满架的葡萄。我以为今年它死了,因为迟迟不见它一点绿的色彩。可这两天它的根部居然发芽了。

记得去年5月20几日,我为它写过一篇《一地绿米》,不知今年我是否还能看到那美丽的景象。

岁月里凋谢的,岁月里还会开放。

只是去年的花就是去年的花。今年的花只属于今年。

人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吗?

我还是我。只是我是飘落的花瓣无法再度飞上枝头。

我翻阅自己,有时我觉得自己就是我小院里的万年青。凋落的是日子,而不是我的心。

我给葡萄树浇浇水,那水好象淋湿了我的心。我就像我的那棵过度劳累的葡萄树,想发芽,甚至想开出一树几乎看不出的米粒一样的绿色花朵,当秋来的时候我还能捧出一树收获,给人们一点甘甜,给生活增加点紫色。那种紫色的诱惑,招引着我从看似干枯的根部酿出来的枝桠努力地向上攀升。也许一切不会有结果,但只要枝叶爬满了枯架,能给我的小院带来一片绿荫,那也是我的心愿啊!

花可以凋零,叶可以飘落,只要还有活着的根,我们的生活就总是有希望的。

我是飘零的花,我在遥望绿色。

我在季节的风中游走,提着粉色绿色紫色金色的梦想。

于是,我的生活有了好多色彩。

是谁装点着我们的生活?是我们自己。

生活中如果没有了梦,就没有了花朵,没有了绿叶,没有了那金子般的收获。即使季节再轮回,我们的花也就真的凋谢了。

其实,我知道,即使到了冬天,做一片飘舞的雪花也是我的梦!

2007年5月7日星期一

 
分享到:

上一篇:那点绿色的诱惑

下一篇:一地绿米

评论 (0条) 发表评论

抢沙发,第一个发表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