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中学教师博客

正文 更多文章

石块·沙子·水

石块·沙子·水

某徒弟学艺多年,出山心切,就去向师父辞行:“师父,我已经学够了,可以独闯天下了。”
“什么叫够了?”师父问。

“就是满了,装不下了。”徒弟答。
“那么你装一大碗石子来。”
徒弟照办。

“满了吗?”师父问。

“满了。”徒弟十分自信。
师父抓起一把沙子,撒入碗中。沙子一点也没有溢出来。

“满了吗?”师父又问。“

这回满了。”徒弟面有愧色。
师父又抓起一把石灰,轻轻撒下。石灰还是没有溢出。

“满了吗?”师父再问。

“满了。”徒弟似有所悟。
师父又倒了一盅(杯子)水下去,一滴水也没有溢出。


“满了吗?”师父笑着问。
徒弟无言以对。

这则材料立意不复杂,谈虚心,谈不自满,谈人只要想学习,知识就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或者人的欲望永远不会满足等等。

可是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吗?

(一)

如果我是徒弟,我就会这样来对付师傅:

你装一碗水来。

你往里边装装沙子。水大概就会溢出。

你再往里边装装石子,所剩的水就会无几。

我只想要一碗水。我本来我的水已经够了。经你这么一折腾,我想要的水几乎没有了。

生活里想要的东西很多,什么都想要是不可能的。

我本来很快乐,可你非要往我的碗里装那么多东西,所以我最想要的水没有了。

所以知足者常乐。不知足者徒增烦恼!

(二)

填充是需要顺序的。如果先填进石块,那么还有空隙盛下沙子和水。如果先填进沙子和水,你就别想再往里边填石块了。

石块可以好比一些知识框架,先有了大的知识体系,以后可以补充一些枝叶。如果每天被琐碎的重复性很强的练习填充满了(比如,小学一道题重复做几遍之类,一个字抄几遍之类),学生会只看到枝叶,而永远形不成知识体系。

还有人说,孩子的心理健康是石子,知识不过是沙子和水,我们要在孩子的碗里先填充正常的心理,再填充知识。不然满碗知识却没有正常的心理,这样的孩子不利于我们社会的发展。

(三)

还有人从人掌握知识的角度说,一只碗只盛一种物质,说明你倾向于知识的专一性;一碗盛几物,表明你更注重知识的多样性。所以碗里装什么。我们不必刻意为之,顺其自然好了。需要石块找石块,需要沙子找沙子,需要水找水,需要混泥土,我们就把它们搅拌一下,为什么一定要装满呢?

(四)

生活里你需要的东西很多。但如果你首先得到的是大的框架,那你在以后的生活中还可以填充许多细节的东西,如果过以细碎的事物首先把生活的空隙填满了,那你未来的日子就再也没有空间了。

如果我们在生活的那只碗里先填入事业和理想的石块,那米盐琐屑就会像沙和水一样,还可以充实我们的生活。反之很实际的柴米油盐也许会让我们的日子很充实,但我们却永远失去了梦想的空间。

我们很想把生活里应有的都装进去,但如果我们认为装到碗里的都是饭,那就错了。怎样才能把生活的样数装得很多。其实那是需要技巧的。有时候,顺序决定了满与不满。有了过多的生活琐屑就决定了你不可能再有伟大的事业。事业和理想必然给沙水一样的生活琐屑造成一定的排斥,减少他们的存在空间!所以伟大的女性秋瑾说:“人生于世,岂能以米盐琐屑终其身乎?”

(五)

你想让这辈子充实且有意义,你首先要弄清在我们的生活里到底什么是石块,什么是沙子,什么是水;然后看看你的生活里最需要的是什么;最后再决定在你生活的碗里先填入什么。

如果生活里只有石块,你的生活有时会很空洞且空虚;如果你的生活里只有沙子,那你的日子会很枯燥且寂寞;如果你的日子里只剩下了水,是情感的活水还好些,如果变成了一潭死水,那日子也就浅薄且无聊了。

我需要石块,那是我的事业和理想;我需要沙子,那是我的孤独和思想的沉淀;我需要一些水,亲情友情爱情给我的生活带来湿润和甘甜。

人生这么短暂,能来这世上走一遭是造物主对我们的垂情。我们不能太贪婪,但属于我们的也不能轻言放弃。奋斗了得不到,我们就不再遗憾。“尽吾力而不能至者,可以无悔矣,其熟能讥之乎?”

(六)

其实,生活给予什么,有时候由不得我们。

也许,给了你石块就不给你水,给了水就不给你沙子。鱼和熊掌好多时候不能兼得。

你能谱传世的曲子,却双耳失聪;你能妙笔生花,却失去了矫健的步伐,你有美丽的舞姿,可即使千手观音也不能给你一个完美的世界。

你也许有健康的体魄,但你的体魄里却缺少知识的填充,你有了一份美好的感情,但你却没有称心的事业为它保证。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所以有时候有的人碗里满是石块,有的人碗里装满了沙子,有的人的碗里则只剩下了水。

有时候,总觉得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操纵着我们的那只碗。

 

(七)

满是一种快乐,不满也是一种快乐。心态决定生活的方式。

好多东西是需要相互渗透的。

渗透需要空间。

沙子需要石块的空间。水需要石块和沙子的缝隙。

人的心灵也要有空间。心灵没有了空间就像身体没有了呼吸。

窒息会造成生命的死亡。

把碗填满了,是不是也就走到了生命的终极?

每天有什么可以填充的日子真的很好!

不是吗?

石块问沙子,沙子问水,水问石块。他们很愉快地填充着日子!

2007年5月22日星期二

 
分享到:

上一篇:一棵小草对一朵鲜花的祭奠

下一篇: 只想心中有一朵玫瑰

评论 (1条) 发表评论

  • 沙沙 (游客) : 说的太好了~!

    2010-05-02 11:18

发表评论
验证码